<dl id="6nvjq"></dl>
<bdo id="6nvjq"><optgroup id="6nvjq"></optgroup></bdo>
  • <bdo id="6nvjq"></bdo>
  • <dl id="6nvjq"></dl>

    <track id="6nvjq"><div id="6nvjq"></div></track>

    <xmp id="6nvjq"></xmp>

    您當前位置:首頁 > 服務與支持 >  技術資料

    服務與支持

    SERVICE & SUPPORT

    魚藥共生模式,不但增加了草藥收入,還減少了魚類病害發生
    所屬欄目:技術資料 發布時間:2018-05-04 瀏覽次數:1314次

    水面種植中草藥防治魚病技術是運用生態工程學“整體、協調、循環、再生”的基本原理,通過建立魚、藥養殖結構及水質調控系統,在池塘養殖生態系統水平,優化養殖結構、平衡功能以維持養殖系統的穩定發展。水面種植中草藥防治魚病技術主要針對魚類養殖病害爆發頻繁、產品質量下降、經濟效益低等問題,開展了水面種植中草藥防治魚病養殖模式研究,主要是通過在池塘水面浮排裝置中種植中草藥,構建高效、環保、易于普及的中草藥防病技術體系,有效防治魚病的同時提高養殖戶的經濟效益。

    一、試驗材料

    1試驗池塘

    選擇連續排列的四口養殖池塘,長方形,向陽,每口池塘面積4002,進排水系統齊全,水質偏肥。對四口養殖池塘進行編號,其中1號、2號采用魚-藥共生養殖模式,為試驗塘;3、4號塘采用傳統精養模式,為對照塘。

    2試驗魚類

    種苗由惠州市漁業研究推廣中心提供,同一魚類品種選擇體質健壯、游動活潑、規格整齊、無病無傷的優質苗種。

    3試驗浮排

    魚藥共生的池塘水面安裝種植浮排802,植物種植品種以魚腥草為主。浮排由廢舊塑料瓶、鐵絲網架、浮子構成。經加工后的塑料瓶,按比例間隔插入鐵絲網架中固定,水面浮排安裝總面積為池塘水面面積的1/5,即802。

    二、試驗內容

    1池塘消毒及注水

    魚種放養前15天用漂白粉10千克/畝干法消毒,放養前一周注水,每次注水0.5米左右,人工施加發酵雞糞肥水。

    2種苗的放養

    四口池塘按同樣的密度、品種投放種苗,投放吉富羅非魚1500尾、規格125/尾,搭配草魚50尾、規格200/尾,鰱鳙20尾、規格250/尾。

    3植物種植

    魚腥草以行距20厘米、窩距10厘米直接植入塑料瓶內根系裸浸水中。對照塘水面無浮排。

    4養殖管理

    參照傳統養殖模式及養殖經驗,每天投喂2次,投喂量為魚體重的2%。水面種植中草藥為魚腥草,種植面積802。

    5試驗指標

    定期檢測常規水質指標,包括水溫、pH值、溶解氧、COD、氨氮、總氮、總磷、硝酸鹽、亞硝酸鹽等。

    6養殖周期

    2017430日至1120日,共204天。

    三、試驗結果與分析

    1水面種植中草藥對養殖池塘水質的凈化效果

    見表1。

    *去除率=(對照組數據-試驗組數據)/對照組數據。

    試驗結果顯示,水面種植魚腥草對養殖水體中氨氮、亞硝態氮、磷酸鹽、總氮、總磷、COD的去除率分別為39.06%、78.52%、33.80%、57.40%、61.50%45.96%,魚腥草對養殖水體具有一定的凈化功能,其中魚腥草對亞硝態氮、TP、TN的去除率達50%以上,水質凈化效果明顯。魚腥草在生長中能夠有效吸收水體中的富營養化因子,從而達到凈化養殖水質的目的。

    2水面種植中草藥對養殖魚類的影響

    2017年夏季高溫季節是羅非魚病害高發期,對養殖期間魚類死亡情況進行記錄,試驗期間死亡及發病情況見表2。

    結果顯示,種植魚腥草的試驗塘魚類死亡率分別為0.67%1.00%,平均值為0.84%;對照塘羅非魚鏈球菌病死亡率分別為3.47%4%,平均值為3.74%,魚類死亡數量明顯增多。推測魚腥草在生長過程中能夠持續析出中藥有效成分,此類有效成分一方面能夠提高魚類的免疫力,另一方面能夠抑制水體中病原體的生長,降低了養殖魚類的發病率。另外魚腥草浮床降低了養殖水體的水溫,這也是降低養殖魚類死亡的原因之一。

    3不同養殖模式經濟效益分析

    結合成本、經濟理論,對魚藥共生養殖模式及傳統精養模式的養殖成本構成、養殖經濟效益進行分析,以期為養殖戶選擇合適的養殖模式提供參考。詳見表3。

    該研究將水產養殖成本分為:可變成本和固定成本。其中可變成本包括苗種支出、漁藥支出、飼料支出、電費支出及捕撈費用等;固定成本項包括固定員工薪酬、土地租金、固定資產折舊及設備維修費等支出項。具體見表4。

    由表4可知,水產養殖成本的主要部分是其可變成本,魚藥共生養殖模式、傳統精養模式的養殖成本中,可變成本依次占總成本的72.98%、83.57%。其中,飼料成本依次占總成本的45.60%、53.45%;電費依次占總成本的12.05%、15.05%;魚苗成本依次占總成本9.86%、11.87%;漁藥費用依次占總成本的0、1.83%;其他費用占總成本分別為5.48%、1.37%??梢钥闯?,可變成本中,飼料成本所占比例最大,電費成本和魚苗成本分列二、三位。因此,在養殖過程中,飼料成本和用電成本是影響水產品養殖成本的主要因素。由于水面種植魚腥草養殖模式需要搭建浮排,固定資產折舊、固定員工薪酬均高于傳統精養模式。

    收益情況見表5。

    由表5可知,魚藥共生養殖模式、傳統精養模式的養殖成本收益率不同,分別為26.4%、12.6%,水面種植魚腥草養殖模式的成本收益率高于傳統精養模式,羅非魚與魚腥草共生的養殖方式具有良好的盈利能力。

    四、結論

    通過水面種植魚腥草、水下養魚的立體養殖方式,提高了養殖水面利用率,同時魚腥草在生長過程中一方面吸收了水體中的富營養化因子,凈化了養殖水質;另一方面魚腥草能夠析出中藥成分,從而增強養殖魚類免疫能力,抑制養殖水體中病原菌的生長,降低了魚類的死亡率。收獲的魚腥草可以增加額外的收益,提升水面種植魚腥草養殖模式的整體收益率。

    极速六合